• 凯恩屡失良机孙兴慜哑火 热刺0-0法兰克福

    2022-23赛季欧冠小组赛进行了D组第三轮的一场比赛,热刺做客德国商业银行球场对阵法兰克福。两队0-0打平,两队都发明出了得分机会但都没有把握住。本场后,本组中里斯本竞技6分第1,热刺和法兰克福都是4分,马赛3分。 两队在欧战只在1981-82赛季欧洲优胜者杯1/4决赛交锋过,热刺先主场2-0胜再客场1-2负。两队本场都运用3421阵型,热刺继续运用凯恩、孙兴慜和理查利森的进攻三叉戟,而法兰克福的进攻三叉戟是穆阿尼、林德斯特罗姆和镰田大地。 赛前全场为印尼球场冲突遇难者默哀。第6分钟,戴尔长传,埃莫森插上右肋16码处凌空抽射打高。第11分钟,孙兴慜右路传中,后点无人防卫的凯恩面临半个空门近距离射门竟然踢空了。第18分钟,林德斯特罗姆中路带球吸引防卫后分球,罗德插上右肋16码处射门被挡出底线。第20分钟,镰田大地主罚右侧角球低平球打入禁区,索乌一漏,无人防卫的林德斯特罗姆18码处射门被挡出。 第25分钟,理查利森直塞,孙兴慜刺进禁区右肋传中,中路凯恩尝试近距离抢点射门再次让球漏过。第28分钟,孙兴慜传球,凯恩禁区前沿带球晃出空档后射门打偏。第40分钟,凯恩吸引防卫后妙传,孙兴慜插上半单刀大禁区线上右脚射门,球稍稍偏出右门柱。第43分钟,理查利森直塞,埃莫森刺进禁区右肋传中,无人防卫的佩利西奇12码处射门被挡出底线。 第44分钟,霍伊别尔肘击对手领到黄牌。第45分钟,霍伊别尔直塞,无人防卫的理查利森插上右肋12码处射门竟然踢疵了。理查利森踢疵后在补防的后卫铲球下顺势倒地打滚要点球,法兰克福球员很不满而裁判也没给点球。上半场完毕,两队0-0平。 下半场开端,第46分钟,朗格莱解围踢漏,亚基奇右肋16码处射门被挡出底线。第50分钟,索乌挑传禁区,克瑙夫插上单刀12码处凌空抽射没打上力量,洛里扑出。第52分钟,孙兴慜直塞,佩利西奇刺进禁区左肋下底传中,凯恩6码处抢点射门被长谷部诚挡出。第54分钟,热刺反击,理查利森禁区内回做,孙兴慜16码处射门打偏。 第59分钟,林德斯特罗姆传球,镰田大地禁区前沿射门被挡出。第60分钟,罗德前场抢断后传球,无人防卫的林德斯特罗姆18码处射门打高。第74分钟,朗格莱放倒林德斯特罗姆领到黄牌。第76分钟,镰田大地左路带球突入禁区左肋16码处射门打偏。第79分钟,克瑙夫禁区前沿射门被霍伊别尔手臂挡出,霍伊别尔手臂紧贴身体裁判无视了法兰克福点球的要求。 第81分钟,塞塞尼翁传球,凯恩远射比较正,特拉普扑到球。第84分钟,凯恩和长谷部诚争高球时都倒地后两人都有多余的小动作,裁判只给了凯恩黄牌,凯恩不满意。终究两队0-0平。

  • 进球之前,C罗竟然在”散步”?对手都被他骗了!

    当一场比赛浓缩了太多看点时,你开场就很难分辨出谁是主角。 比如西汉姆联曾经是林皇的微服私访之地,至今林加德之歌还响彻在伦敦碗上空;比如莫耶斯是曼联118年历史上最短命的主帅,所以他每次带队战红魔都咬牙切齿的想要证明自己;比如C罗早已磨刀霍霍,他进场时原地起跳,跃起高度把22岁的莱斯都衬托成了老大爷;比如阿特金森高高扔起硬币,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他将会干点儿什么…… 不过,索帅可能并没有闲工夫操心主角光环扣的事儿,因为麦克托米奈回来了。是的,这个让人开心消息成为了曼联新的技术难点,因为他们现在有了C罗。 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上赛季曼联最得心应手的套路有两个。一是前场压迫,偷摸在对手半场放火,然后就地反击;二是防守反击,博格巴、B费在中圈位置长传联系前场的几位速度狂魔,直接往对手半场扔燃烧瓶。 然而,C罗注定不能像热血小青年那样搞前场打砸抢,所以小麦克和弗雷德搭档双后腰之后,再想把博格巴塞进阵容就只能往前搁——这就意味着,前场四大天王有两个很难完成压迫任务,绝对输出是强了,但是机动性下降。 于是,索帅本场琢磨了点儿新思路。 其一,他收起反击战的刀枪剑戟,直接落了阵地战,拿出短传渗透的近战武器。 其二,他让博格巴和B费成为球权的中转站,避免小麦克和弗雷德无限回传横传,阵型在4-2-3-1和4-2-2-2之间随时切换。 其三,他让青木和C罗一起前插到禁区抢点,带给对手一种双鬼拍门的肝儿颤。 没了反击空间,这种打法只能更加依赖小范围的直塞。所以,卢克-肖和博格巴都在拼命扯动,而 B费几乎每一传都在思考“怎么在四五座建筑物之间修条能直线穿过去的高速公路……” 然而,想搞这样的工程制图实在太难了。上半场,B费直塞5次只有1次成功,一是因为B费的直塞球速过快,球过去之后大多直接联系到了法比安斯基;二是因为C罗还是不太适应曼联的传球节奏,毕竟他在尤文三年都没接到过直塞。 所以,西汉姆联防着防着就防明白了——原来曼联就这几成功力,要不我们抡铁锤试试? 第一阶段,鲍恩、本拉赫马、福尔纳尔斯这几位著名的搅和型球员突然前压逼抢,马奎尔秀了个脚法导致被断,差点变成欢乐喜剧人。 第二阶段,曹法尔和克雷斯维尔两个边后卫开始加入反击阵营,曼联的双前锋都没有协防任务,于是曼联的肋部逐渐暴露空当,本拉赫马远射破门。